极限网户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极限部落导航
越野部落
内蒙古(蒙)
宁越野部落
湘越野部落
渝越野部落
川越野部落
鲁越野部落
晋越野部落
浙越野部落
京越野部落
赣自驾越野部落
烟台越野部落
苏越野部落
辽越野部落
陕越野部落
桂越野部落
沪越野部落
粤越野部落
新越野部落
黔越野部落
滇越野部落
皖越野部落
甘越野部落
吉越野部落
冀越野部落
鄂越野部落
琼越野部落
青越野部落
极限户外20红星连
藏越野部落
京顺义越野部落
川绵阳越野部落
浙宁波越野部落
皖安庆越野部落
豫越野部落
津越野部落
京朝阳越野部落
闽越野部落
台越野部落
黑越野部落
单车部落
北京(京)
上海(沪)
天津(津)
重庆(渝)
河北(冀)
山西(晋)
内蒙古(蒙)
辽宁(辽)
吉林(吉)
黑龙江(黑)
江苏(苏)
浙江(浙)
安徽(皖)
福建(闽)
江西(赣)
山东(鲁)
河南(豫)
湖北(鄂)
湖南(湘)
广东(粤)
广西(桂)
海南(琼)
四川(川)
贵州(黔)
云南(滇)
西藏(藏)
陕西(陕)
甘肃(甘)
宁夏(宁)
青海(青)
新疆(新)
香港(港)
澳门(澳)
台湾(台)
驴友部落
北京(京)
上海(沪)
天津(津)
重庆(渝)
河北(冀)
山西(晋)
内蒙古(蒙)
辽宁(辽)
吉林(吉)
黑龙江(黑)
江苏(苏)
浙江(浙)
安徽(皖)
福建(闽)
江西(赣)
山东(鲁)
河南(豫)
湖北(鄂)
湖南(湘)
广东(粤)
广西(桂)
海南(琼)
四川(川)
贵州(黔)
云南(滇)
西藏(藏)
陕西(陕)
甘肃(甘)
宁夏(宁)
青海(青)
新疆(新)
香港(港)
澳门(澳)
台湾(台)
摄影部落
豫许昌摄影部落
鄂宜昌摄影部落
粤深圳摄影部落
苏徐州摄影部落
豫鹤壁摄影部落
豫平顶山摄影部落
鄂黄冈摄影部落
豫济源摄影部落
豫漯河摄影部落
赣摄影部落
鲁青岛摄影部落
蒙摄影部落
浙杭州摄影部落
湘长沙摄影部落
晋太原摄影部落
关闭导航
查看: 8421|回复: 56

穿越山岩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0-9-25 15: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说行者无疆代表了越野无所拘束的行为状态,那么这种行为背后所蕴含的就是一种对生命本源的追寻和探求。越野原本就是对生命本质的一种还原,选择山岩正是因为它的纯粹和艰险,生命的色彩就如同山岩弯弯曲曲的路,永无相同之处,任何时候都有惊奇等待你去发现。(转:边走边摄)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夏大地上,有这么一处自然与人文的极至组合。那里,有你平生无法想象的绝版险路;那里,有震撼你到呼吸停止的丧葬方式;那里,有让你目瞪口呆的强盗文化。
那个地方,叫山岩。
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青藏高原,像珠峰大本营、阿里、可可西里、阿尔金山这样的知名胜地玩腻了,不妨换换口味去探询山岩这样的震撼密地,也可以得到不一样的精彩。

从白玉出发,沿着白玉到巴塘公路走13公里左右,右手边会有一座石桥,按照白玉朋友提醒的话,跨过这石桥就是白玉到巴塘的乡村公路了。实事求是的说,无论谁到了这里,估计不是迟疑,就是纳闷:桥那边真的是路吗?跨过桥后,边上高高的篱笆,加上路面的泥泞,你会发现自己好像行驶在比较宽的田埂上。带着迟疑继续行驶500米,从一株希奇古怪的古榆树边上经过,终于看到乡村道路的样子了。

乡村道路从石桥开始,一直到盖玉镇,差不多有50公里。横断山脉上蜿蜒的乡村道路,想都不用多想,基本特色都差不多。这些路设计原理就是摩托车随便通过,拖拉机尽量通过,越野车勉强通过,轿车如果能够通过,那肯定是艰难通过。当然,崎岖山路穿越的地方也有高山草甸,这些草甸仅仅供你喘口气,接下来继续面对滑坡、水毁、塌方路面。

到了盖玉镇,估计你应该停下来,问问去山岩的路具体怎么走,能在镇上抓个老乡当导游一起走,应该是最好的。从盖玉镇出发,沿白玉到巴塘的乡村公路走10公里,右手草地上有块70厘米高的石板,上面很原始的写了“山岩”两个字,旁边歪歪扭扭注明57公里。
山岩,藏语是“险恶之地”的意思,对“险恶之地”这个概念的想象,估计你怎么想都找不到边,最多就是从一些网站上面搜寻到关于山岩险的文字描述,看多了反而很困惑。从刻有“山岩”字样的石板,离开白玉到巴塘的乡村公路,车子先如强击机一样滑翔300米,然后,一声怒吼车头就陡直往上冲,在仅仅车身宽的山道上,无数的急弯扑面而来。崎岖山道上面,路面不少地方是泥泞,车子稍微快一点,就会发生侧滑,就这么轻轻滑一下,你的魂估计会离开身体几秒钟。另外,腐败的枯树、雷击的大树,随便倒在路侧,逼得你会在狭窄到极点的路面上,继续往路沿外侧压过去,玩的就是心跳。

无数的左转右转,当你开始怀疑这山道是不是通到天上时,突然之间森林就消失了,面前出现一片灌木林。灌木丛是雪山风化区与森林的过渡地带,海拔在4000米左右。这山道穿越的灌木丛地带有5公里左右,这5公里是57公里中最惬意的路,如果你想掉头、如果你想会车,甚至包括你想停车嚎啕大哭,都可以在这里完成,其他地方根本不会给你这种可能。由于灌木丛地带视野比较好,车子可以很快跑上去,转过一个鹰嘴般的峭壁,藏区雪山顶最宣明的标识出现了:经幡。通常藏族同胞会把经幡挂在每个雪山口最高处,看到这到顶的醒目标识后,我们都是心里一喜,心里暗暗还在想:山岩的路不过如此。然后,得意洋洋把车子开到这雪山口,很多人立即会发出:“我的妈呀!”面前的山道之字型直奔雪山顶去了。这之字型弯道,就是在雪山顶风化落石形成的滑坡层上刨出的便道,车子踏上去总感觉摇摇晃晃。现在,任何后悔都是没有用的,难道说你还敢倒着车回去。以前的常识告诉我们,遇到这样的滑坡路段应该尽量避开,今天,确要反复在上面盘旋。由于滑坡层非常陡峭,刚刚越野车身宽的山道要不断绕之字型急弯,这5000米的海拔,车子本身动力就不足,沿这么窄的路转又急又陡的弯,和踩老虎尾巴差不多。

终于把第一个之字型弯道爬完,气还没有松一口,在雪山另外一侧,一个更急更陡的之字型弯道又出来了,直插更高的雪山顶。每个转弯角度都必须取好,找准角度飞快转方向盘,利用惯性让车身上去2/3,继续死死踩着油门,车子停顿几秒种以后,如乌龟般挪上去。这时候,加油与踩鸡蛋感觉一样,轻轻的生怕踩重了,要是车子一冲出去,就没有一丝让你修正的机会。终于爬上最高山口,以前爬上最高顶都是一种满足,今天确是一种担忧,只好默默祈祷回去时候千万不要坏车、下雪、下雨、来车。

从最高雪山口到山岩乡政府那10公里左右,都是世界级的弯道,看起来比较安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是读出来的,传奇是感受到的,了解山岩戈巴原始部落的故事,一样如此。
说起戈巴原始部落,应该从一首《强盗歌》谈起,歌词大意为:天际亮起一颗星斗,外出抢劫正是好时候;渴望占领那个地方,再平平安安返回家乡。查了很多资料,好象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代代传诵强盗行径,山岩戈巴部落,你真的不同凡响。

据清史记载,1770年,这里发生了震惊朝野的抢劫大案,中央赐赠给达赖喇嘛的名贵礼品,竟然在这里被抢!有的专家说,山岩戈巴部落的强盗文化,是由于湍急的金沙江水与陡峻的横断山脉将这一带长久地与世隔绝,形成了封闭千年的习俗;有的专家说,山岩戈巴部落居住地方,极度贫瘠,不去抢劫根本没有办法活下来;有的专家说,这是原始父系氏族部落的特色,男人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证明自己的价值。这种强盗文化,一时半会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从客观规律来看,存在千年的事物,也有他合理的一面。

原始部落代代相传的契约,应该不属于法律范畴,说是教规也不合适,可戈巴部落的人都遵守得很好,就让我们来看几条戈巴原始部落的核心契约:男人不抢劫,只能守灶门;哪家人被杀不复仇,就砍哪家男人头。下面这个经典故事可以说明一切:
卓约赤列与本乡人一道在拉萨合伙做生意,因事结仇。对方提出回山岩再说,可以理解为决斗,或只是请乡人主持公道。卓约赤列按照传统心理惯性做出一个愚蠢的决定,按约定时间提前两天赶回山岩,埋伏在必经之路的山口。对方按时返回时在途中被击毙,同时遇难的还有两个四岁和八岁的男孩——此系山岩传统惯例,斩草要除根,防止男孩长大后复仇。血腥屠杀后,卓约赤列还在乡政府烹牛宰羊庆贺了一番,向乡干部声言:我的复仇行为与国家法律无关,我既不反政府,也不伤干部,但你们如果干预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云云。随后便带了三人携枪上山以抢劫为生。
    此案令上下震动,公安部为此下发通缉令,公安部门曾组织过武装搜山,但高山深谷间不见踪影。后来,小分队得到情报,得知卓约赤列已窜回家中,便星夜赶来,包围了他家。开始只是政治攻势,卓约赤列拒不投降,并用冲锋枪向干警开枪拒捕,正在喊话的分队长当场倒下。此时卓约赤列家的碉堡式建筑发挥了一点作用,反击中三颗手榴弹也没把坚实的门炸开,只好动用了燃烧弹。卓约赤列至死不悟,他最后的呼喊表达了传统心理在现代社会中的茫然:你们与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抓我?我不反政府,不反共产党,不逼我我也不会这样呀!……

以前,清朝廷曾几度用兵进剿,都未能成功,从此山岩部落野性难化的恶名便更加狼籍。清末宣统二年(1910年)10月,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派傅嵩率兵五路,在德格土司的大力协助下,终于攻克了这一地区,使这个历史上长期独立的部落终于改土归流。新中国建立以后,随着民族政策的推行,还有不断的支援,山岩的一切就好了太多。

山岩戈巴原始部落,还有一个独特的风俗,就是丧藏文化。

山岩特有的壁葬非常神奇,壁葬是当地一种高规格的丧葬形式,只有70岁以上,或有三代以上儿孙的人死后才能享受。这些老人逝世以后,被家人认为是吉祥、财源和运气的象征。为使这些运气不外流,后辈就在屋顶平台廊檐的一处墙角,挖了一个洞(山岩民居的墙壁有的厚达一米),洞壁砌满柏枝,然后将老人埋了进去。埋在家里的老人就是家庭的守护神,保佑他们好家好业。


火葬是藏区常见葬式,但山岩的火葬却与其它藏区不同。山岩人从不单尸火葬,也不是在人死后马上火化,而是将尸体梱成一团,呈坐姿放入一木箱内,木箱用灶灰调泥进行密闭放于室内,等到同一戈巴或同一个村已存放有多个尸箱后,才抬至火葬场进行火化。


在山岩地区有奇特的树葬,如果一个没有年满13岁的孩子夭折,就会将孩子的尸体摆成胎儿圈缩的姿势,然后装入桦树皮桶或小木箱内,由喇嘛择日悬挂在两水汇合处的茂密树林中,意为回到母亲的怀抱,能够早日投胎升天,也防止再死下一个孩子。前往山岩的途中,在盖玉镇附近两河交汇的河滩树林上,有一些犹如蜂桶的木箱,也有个别的是塑料桶,那就是藏区独一无二的树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玉到巴塘的乡村公路,显得比较原始,这种原始融入进周围的景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阳光柔柔地照出斑驳的秋色,由小石与杂草铺筑而成的路面两侧,向远方无限延伸着变换的景色,树叶、小草、野花在微风中轻摇,红色、黄色、绿色在薄薄的白雾中若隐若现。空气中弥漫着雪山、牦牛、溪流、森林的味道,清新而又雅致,任何感叹用在这乡村公路身上都很恰当。


道路边一切很自然,金黄色的草坪上,有二、三株红山枫摇曳着,稍微远一点是翠绿的森林。溪水从森林中欢快流出,顺着草坪漫无目的荡漾,这应该就是世外桃源了。很多时候,不经意间的一个抬头,发现山脊很多黑点在移动,跑近一看,是一群悠闲的牦牛。有的时候,可以看见雪山顶上的鹰,无所事事的在上面滑翔。到处是青藏高原特色的景致,雪山下的草坪、雪山下的森林、峡谷中的红叶、古朴的巨杉、横空飞流的瀑布,景色层次很多,让人怀疑是不是整个青藏高原浓缩在这里了。偏远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因素应该是戈巴部落,估计是戈巴兄弟的威名让这地方长久保持着原始状态,淡静、悠远、浪漫,自然天成,唯有浑厚的牦牛声回荡在四周。


山岩的山道上,感受更多的是一种激情向往,经历风险去品味传奇,恰恰是人的天性。无论任何一个角落,总会在不经意时看到一些奇特的飞禽,大一点的漫不经心在路上散步,一边走一边点头抬头;中等大小的,一边咕噜,一边觅食;那些小家伙,整个就是在你耳边唧唧喳喳,恐怕就是想引起你的重视。当然,最有意思的是树上的猴子,不管大的,小的,肆无忌惮地瞧着你,对于你好奇的目光,冷漠对之。


这些景色的片段,在青藏高原很多地方也可以看到,由此看来,山岩穿越给人的向往应该不仅仅来自于风光,更多是沉浸在脑海中的人文情怀,我们在戈巴部落继续探询。那种惊奇感觉更多来自于戈巴兄弟,在稍微大一点的空地上,或者就在哪家屋檐下,不用摆桌子,也没有板凳,有时是几个,有时是四目相望,戈巴兄弟眼神非常平和,举手投足也从容,害怕的神情估计不会从这样的眼睛里溢出。原始氛围,贫瘠山区,血统传承,让山岩人形成了独特的凝聚力,彼此之间很融洽。消削的身板上,是苦黑的脸色,难得那些惊鸿一笑,展现了最真切的人性美。真没有太多语言了,如果非要条理性的说说戈巴兄弟,那就是活下去,生儿育女,享受天伦之乐。
一群,冷冷地站着,或者随便坐在地上,聊些什么确实听不懂,估计还是男人们感兴趣的共同话题。

3.jpg 从德格县沿金沙江到白玉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4.jpg
白玉县到巴塘县的乡村公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盖玉镇出发,离开白玉到巴塘的乡村公路,前往山岩。
在仅仅车身宽的山道上,无数的急弯扑面而来。路遇一部为山岩乡政府拖粮食的北京吉普,怎么也爬不上急弯。
大家在急弯上把北京吉普稍微推一下,后面越野车才压着草坡过来。

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7.jpg
这一段是灌木丛带。
视野比较开阔,路面比较宽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9-25 15: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8.jpg
到处是野生猴子。
各式各样的大鸟满不在乎渡步,理都不愿意理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网 ( 赣ICP备102019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