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网户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极限部落导航
越野部落
内蒙古(蒙)
宁越野部落
湘越野部落
渝越野部落
川越野部落
鲁越野部落
晋越野部落
浙越野部落
京越野部落
赣自驾越野部落
烟台越野部落
苏越野部落
辽越野部落
陕越野部落
桂越野部落
沪越野部落
粤越野部落
新越野部落
黔越野部落
滇越野部落
皖越野部落
甘越野部落
吉越野部落
冀越野部落
鄂越野部落
琼越野部落
青越野部落
极限户外20红星连
藏越野部落
京顺义越野部落
川绵阳越野部落
浙宁波越野部落
皖安庆越野部落
豫越野部落
津越野部落
京朝阳越野部落
闽越野部落
台越野部落
黑越野部落
单车部落
北京(京)
上海(沪)
天津(津)
重庆(渝)
河北(冀)
山西(晋)
内蒙古(蒙)
辽宁(辽)
吉林(吉)
黑龙江(黑)
江苏(苏)
浙江(浙)
安徽(皖)
福建(闽)
江西(赣)
山东(鲁)
河南(豫)
湖北(鄂)
湖南(湘)
广东(粤)
广西(桂)
海南(琼)
四川(川)
贵州(黔)
云南(滇)
西藏(藏)
陕西(陕)
甘肃(甘)
宁夏(宁)
青海(青)
新疆(新)
香港(港)
澳门(澳)
台湾(台)
驴友部落
北京(京)
上海(沪)
天津(津)
重庆(渝)
河北(冀)
山西(晋)
内蒙古(蒙)
辽宁(辽)
吉林(吉)
黑龙江(黑)
江苏(苏)
浙江(浙)
安徽(皖)
福建(闽)
江西(赣)
山东(鲁)
河南(豫)
湖北(鄂)
湖南(湘)
广东(粤)
广西(桂)
海南(琼)
四川(川)
贵州(黔)
云南(滇)
西藏(藏)
陕西(陕)
甘肃(甘)
宁夏(宁)
青海(青)
新疆(新)
香港(港)
澳门(澳)
台湾(台)
摄影部落
豫许昌摄影部落
鄂宜昌摄影部落
粤深圳摄影部落
苏徐州摄影部落
豫鹤壁摄影部落
豫平顶山摄影部落
鄂黄冈摄影部落
豫济源摄影部落
豫漯河摄影部落
赣摄影部落
鲁青岛摄影部落
蒙摄影部落
浙杭州摄影部落
湘长沙摄影部落
晋太原摄影部落
关闭导航
楼主: 老天

乌海驴事儿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4-12-22 11: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天哥果然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2 15: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凉之美
-----《走遍乌海》自序

“火车一过巴彦高勒,沃野里茁壮的庄稼渐次遁形远去。荒漠戈壁景观毫不客气的呈现出来,那近乎全裸的大地的躯体,让我强烈地觉得地球会因为这样的丑陋而感到羞愧才对。”
1985年的7月12日,怀揣毕业分配派遣证的我和俊成乘火车到乌海的当天,我在日记中记下这样的片段。
此后,我又见识了乌海的热、乌海的风、乌海的干燥以及乌海水的咸涩,我被诸多的类似的不友好侵害者,我的快乐被严重污染。我为此叩问自己“我对未来的憧憬的快门按下之前并没有这样的景象啊!我是误打误撞流落到这儿的一只驯鹿,还是狼?”
于是想起李颀的诗:
白日登山望烽火,
黄昏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
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云万里无城郭,
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
胡儿眼泪双双落。
……
其中的幽怨、哀鸣很能感染我的情绪。在从军戍边的诗中我又找到岑参,“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君不见走马川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这样的诗,白描夸张的修辞近乎精辟,在我却无法映射美感。夜夜在校园的宿舍中,独守一盏枯灯,听外面风的嚎叫,我的神经的末端汩汩而生些许悲凉。展一两页纸,写下怨妇浊泪一般的文字,寄予远方的友人。”
那段时间里,我的日记中多有这样的记述:
“心境一如外面的世界,苍凉苦怨,被一钩残月攫住,毫无青春喜兴快意,我倒像是一个暮秋老者,守着风烛残年,临近了绝望的边缘,用梦游般的失眠症候和沉沉大夜纠缠,终于乏累了,再昏昏睡去。第二日,太阳照常升起来。我亦语言铿镪顿挫在讲台上炫耀诗文的姿采,不免博得学子们的盈盈笑意。”
“或许是我被磨砺的还不够吧,我挺过了那样自虐的极限,一如我在万米赛跑时后半程机械向前的蛮力,总是和获胜的期许合拍。凤凰一飞冲天,一定是浴火的鸟儿变成的。”

书生意气,使我多愁善感,读书写作又很好的调整了我消极的情绪。
从2007年开始,我和一帮朋友,持续不断地行走山水间,隐没于沟壑之中,检阅草木葱茏和衰败,每一次近距离的谛听,都能从心底生出平静而充盈的美感,我深深地醉心于这样的愉悦,又冲动着期望将这愉悦传递给我的朋友。
“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起一个温暖的名字”,诗意般流淌的岁月就这样延展开来。我的愈发眯缝的小眼睛看到的黄河,不都是浊黄污秽,反而我觉出沙子是干净的,风是干净的,雨是干净的,我的劳动、我的汗水是干净的,我的脚印、我的呼吸都是干净的,当然,我的收获、我的喜悦也干净。
我甚至沾染了泛美的倾向,觉得天地之间已美不胜收,我不再沉浸于那轻而易举的愁绪中。我阅读书,书中的美扑面而来;我阅读朋友,朋友的坦荡清爽宜人;我阅读山,山的庄重肃穆以及无限的神秘总能勾住我的脚步;我阅读水,水的自在平和,无限包容着岁月的流淌;我阅读一段又一段岁月,我收拾起岁月里精彩的炫美;我阅读这座城市,我再也找不出憎恶她的理由。我才发现这座城市从来没有以各种方式拒绝过我。我对这座城市的迷茫憎恶与喜爱依赖发生了化学反应之后产生结晶体,这结晶体也是格外干净的。《走遍乌海》,就是这样的结晶体。
我试图阐述这本书,是游记?还是指南?是感悟?其实都不是,这只是我一个人某一阶段的生存状态,如能涉及一群人,哪怕是很小的一群人,就够了。
我深知,我所写的每一个章节都不能穷尽“行走”的本身,这不过是一个阶段性的表述而已。
本书四章,所分未必精准。“印象•乌海”是我们这些乌海的普通的市民对乌海的肤浅认知,不自诩权威。“有多远,走多远”是不肯停歇的脚步所及。“边走边想”是可套用“行而不思则惘”。“驴行•修行”乃驴友之最终境界。
谨此,是为自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2 15: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鸟去

我们几个一般不需要筹划准备,嫌烦琐,说去哪,突然就打个电话,说去就去。譬如登山,下班前几分钟约好,行装在车上或办公室。周六预报说明天有雨,就约好去看鸟。
鸟在笼子里当然没意思,那是小时候看着好玩儿,野外才有情趣,情是内心深处的雀跃激动,趣是随行的狂野期待。
路是不会平坦的,雨后就更不免有泥泞,乡间的路,坑坑洼洼让车可着劲儿得扭着身子,还颠上颠下,好在朋友的“大切”越野性能很好,才不至于陷在泥坑后下车去推。一会儿溅起水,一会儿溅起的是泥点子,也是一种激情四射的情状。
从乌达的乌兰乡一直向北,其实也就是沿黄河的西岸,在一片树林间,沙枣树郁郁葱葱,果实累累,只是还没有成熟,站在稍高一点的沙丘之上,可以瞭望的到黄河东岸的城市,可惜雾太大了,只有甘德尔山隐约得见,像漂浮着,巨大的窝头状。我们无意于在此宿营,只是这地方是极好的营地,我们将一瓶酒埋在沙窝里,再过些时日,如探宝似的取出,那酒肯定会有别样的趣味。
车停一会儿,车里的蚊子就繁多起来,车一开,打开车窗,风一股脑地涌进,蚊子落脚困难就更加乱飞,加上我们挥舞帽子或用手驱赶,再加上抽烟熏,蚊子一时间惊慌得苦不堪言。
往前走,说是路,其实就是河岸的堤坝,路不宽,也有会车的便利,在一处路旁,我们停在养蜂人的帐篷边坐会儿,聊几句,两条狗叫得格外欢,一时间就热闹许多。这样且走且停,河岸边的滩地渐渐多起来,水草丰盈茂密,大大小小的水坑水汊,汪洋恣肆,有用网捞鱼的,收获都不大。鸟儿也多起来,斑鸠、赤麻鸭还有叫不上名字的鸟儿飞起飞落,煞是欢快,有时也并不是我们惊扰,它们一惊一乍地在水滩和天空间起落,花开正艳的向日葵成为它们的背景,零星的还有鸥鸟、仙鹤,展开翅膀,修长的翅膀,姿势优美地飞,贴着水面或直冲上窜,或俯冲滑翔,卖弄炫耀它们的技艺,我们忙不迭的拍照,有时也停下车来捕捉那一个个精彩的瞬间,可惜,相机的能耐又总是比我们的眼睛慢半拍。
鸟儿们栖息于此,已然让我们欢喜他们的自由自在,当然,我们这样感受它们,我们也是快乐的。
我们的快乐还有去看连绵不绝的沙丘,那是大自然的另一杰作,风的作弄,把沙子搞成极特别的造型,起起伏伏,线条奇异,曲线动人,雨后初晴,风干的沙梁脊背颜色显浅,其它部分则是深色的。雨后的沙子不像平时松散,行走起来就容易。忽地我们望见远处一个漫甸散落一片灰,在沙海中突兀得不同,乱猜之后,就跑过去探个究竟,原来是一地的鸟毛,想必是鹰一类的家伙捉了小鸟在此屠杀美餐,我只寻到一个小小的喙,拿给同伴看,猜想是鸽子吧,我挖了一个沙坑埋下,算是一点小小的怜惜。
再向北走,堤坝路西除了近处的田地,远处就是著名的乌兰布和沙漠,路东的河滩也会有些庄稼,最多的是向日葵,用茫茫无际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黄灿灿的绚烂之极。
到巴音树贵的一个叫回民村的地方,我们下路进村,却见一群人围着一匹被屠宰的骆驼,那庞大的东西一命呜呼了,时值中午,饥肠辘辘,那鲜嫩的肉就引出许多美味的想象来,我们买得三斤多,还就近捡拾些树枝,野炊的计划临时又可以实施了。
向北又行十几公里,在路旁一开阔的地方,远望黄河对岸是乌海机场一带,我们扎下营盘,垒起灶,生起火,太阳出来就张开大伞,端坐眺望,看鸟儿飞来飞去,看对面喧嚣的城市此时毫无声息,微风袭来,我们只是守候这一灶的火和锅里的美味,真是惬意非常。不远处有一对男女在网鱼,走过去询问,可惜的是因为黄河涨水,鱼是一条也没有。下午5点多,锅里的肉香起来烂起来,我们的耐心终于有了回报。
黄昏将至,太阳被云彩遮住了些许,整个黄河边的天都显得低了许多,透明了许多,视线也好,不用望远镜也能远近看到鸟儿,这时是我们看鸟最佳的时候,鸟儿也显得多起来,一群七只的鸟儿朝我们飞过又飞去,队形变幻,很像炫技表演,在一大片向日葵地的水洼处,聚集了一大群鸟,黑的、灰的、白的,在暮色苍茫之际,上下翻飞,盘旋起舞,嘎嘎鸣叫,招朋引伴,翩然来去,像是鸟儿们的一个大型的派对。这是舞者的天堂,鸟儿们的天堂,鸥鸟、仙鹤就是这天堂里当然的精灵,它们欢叫着,是相互应答,还是引吭高歌,总之,这时节,这情形,它们是快乐的。
我们也格外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2 15: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山上

周末在家,把家里的电话关了,手机也关了。^_^------o(∩_∩)o就独享自在逍遥。
这时候梳理一下自己的心情,那心情格外平和。若要是被工作驱使,或是被几个或一群朋友裹挟着,那纷扰就不能幸免,我在那兴高采烈的一团和气中思想一般是停顿的,即便有几句话语或是夸赞别人或是受到恭维时的推辞,都不会精彩,只有独处时我的一些思想才鲜活起来。
我思故我在。
非常之糟的是:我这样独立的不被干扰的境况在家中又显得平淡呆板,于是就去到人迹罕到的地方---东边的山上。
今年我去爬山已经有几十次了,那感觉十分美妙,一时想到鲍照的句子“窥地门之绝景,望天地之孤云”。还想到吴均“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奇山异水,天下独绝。”古人尚且如此,何况我辈。今年爬上过华山、宝塔山、阿斯哈图、大青山、五彩山、石砬子山、莲花山、甘德尔山、桌子山以及乌海东山依次排列的小山包,乌海七月的那几天,雨下得和江南仿佛,我就天天去爬,雨住了去,雨淅淅沥沥下的时候也爬,天地之间,温情脉脉,我是觉得格外的爽,大概因此有些成瘾吧。
这一天的阳光格外的好,暖暖的,我换上了轻薄的衣服,轻灵的心境带动了体能的活力,按说这天冬至,真是难得。到了山根下,瞄准一个山头,我就顺着山梁朝向那个比较高的一处,回头望望,城市愈来愈远了,这个我生活了22年的城市,暖的阳光怎么也照不透彻,我气喘稍平,想:我被这座城市腌渍着,我是爽口的泡菜吗?或是咸味重了一点的酱菜疙瘩?当然虎骨壮阳酒要好一些吧?再或者,我是一颗在这城市烧旺了的大锅上总也炒不熟的石豆子。我需要审视一下自己,反省一下,这城市有属于我的东西吗?这城市有我依恋的东西吗?有一天我会离开她,我会怎样追忆抚摸她呢?一时茫然,大概气喘之后大脑还是少氧。最实际的能想明白的还是此时,只我一个人,在山上,这很美妙。
在山下的时候,远远的向山瞭望,山的高度为我设计了唯一的视角,仰望甚高,踩在了脚下,可以俯视山下街区和来往各色车辆的渺小,人就更小若蝼蚁,我在山上移动,城市街区和远处的黄河的构图就发生些变化,要是有夕阳晚照的帮忙,长河落日的精彩就会显现,河对岸的沙漠此时是看不见了,而我脚下山梁的沙石堆砌,是那么固执的守候,等我的到来,在我之前,其实有很多的人就来过了,那些崎岖的路就是明证。山水忠实而公平的等待每一位旅者的到来,至于看到的是俊美还是险恶,山水从不争辩。我不知道其他的旅者爬到山上会怎样,而我,只属于我。
今年我结识了一群驴友,和非驴友聊起来的时候被问:“为啥要登山?”我一时语塞,一些想法蜂拥而来,怕是要完成一篇论文才行。一位登山家说:“因为山在那儿。”这说法笼统玄虚,但哲思甚深。我的回答浅薄简单:喜欢。如果不能够说得明白,就去看看我写过的《驴的十个关键词》吧。
山下看山,只看到矗立的山,山上远看,看到无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4 11: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s:229]乌海驴友那些事[s:2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9 16: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个座,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9 16: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自治活动是在2003年的11月7日,现在参加活动的还有背影、惊天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0: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7# 网上雄狮


    请各位老驴随帖,乌海驴事之初就慢慢呈现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0: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聊天老天让你眼花,来点养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0: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大美丽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极限网 ( 赣ICP备10201989号